神农本经名例

本文属《本草纲目》第一卷 序列  

上等药一百二十种为君,主养命以应天,无毒,多服久服不伤人。欲轻身益气、不老延年者,以上经为本。

中等药一百二十种为臣,主养性以应人,无毒有毒,斟酌其宜。欲遏病、补羸者,以中经为本。

下等药一百二十五种为佐使,主治病以应地,多毒,不可久服。欲除寒热邪气、攻积破聚,治愈病患者,以下经为本。

上称三品药共三百六十五种,取法三百六十五度,一度应一日,以成一岁。其数翻倍,成七百三十种。

药中有君、臣、佐、使,以便相互配合、制约。配合成方剂宜用一君、二臣、三佐、五使,又可一君、三臣、九佐使。

药有阴阳的配合,子母兄弟,根茎花实,苗皮骨肉。

不同药物之间,药性不同,有单行者,有相须者,有相使者,有相畏者,有相恶者,有相反者,有相杀者。此七种情况,须结合起来看。应当用相须相使者,勿用相恶相反者。若需制约药物毒性,方可采用相畏相杀者。不如此,不宜采用。[时珍说]药有七种情况:独行者,单方不用辅药。相须者,指同类药,不可分开使用,如人参、甘草、黄檗、知母之类。相使者,指可辅助主药的辅药。相恶者,指药物互相夺取药能。相畏者,药性受到彼此制约。相反者,两药性不相合。相杀者,制约彼此的毒性。古方多有用相恶相反者,盖相须、相使同用者,为用药中的帝道。相畏、相杀同用者,为用药中的王道。相恶、相反同用者,为用药中的霸道。

药有酸、咸、甘、苦、辛五味,又有寒、热、温、凉四气。药物有毒、无毒,阴干、曝干,采造时月,生熟,出产土地,真伪及新旧,都有各自的制作及服用方法。药性有宜于制丸者,宜于入散药者,宜用水煮者,宜用酒渍者,宜膏煎者,亦有宜于以此各种制剂方法者,亦有不可入汤酒者,皆须顺随药性,不得违反逾越。

欲疗病先察病源,等候病变机转。如五脏未虚,六腑未竭,血脉未乱,精神未散,则服药必活。若病已成势,可得一半治愈机会。病势已过,则性命难保全。

疗寒用热药,疗热用寒药,饮食不消化用吐、下药,鬼疰、蛊毒用毒药,痈肿疮瘤用疮药,风湿用风湿药,各随其所宜。

病在胸膈以上者,应饭后服药。病在心腹以下者,应饭前服药。病在四肢血脉者,宜空腹早晨服药。病在骨髓者,宜饱食后夜晚服药。

赤松子 赤松子为中国神话传说中的人物,相传为神农时人,善识药炼神,能入水不濡,入火不焚,后成仙。由此知中国历来对草药的重视与推崇。

夫大病之主,有中风、伤寒,寒热、温疟,中恶、霍乱,大腹水肿,肠澼下痢,大小便不通,奔豚上气,咳逆、呕吐,黄疸、消渴,留饮癖食,坚积、癥、惊悸、癫痫、鬼疰,喉痹、齿痛,耳聋、目盲,痈肿恶疮,痔瘘瘿瘤。男子五劳、七伤,虚乏羸瘦。女子带下崩中,血闭阴蚀。虫蛇蛊毒所伤。此为病症的大略,其间的细微变化,各宜依端绪以采用。

安期生 秦时人,今安徽人,卖药于海边,时人皆呼千岁公。传始皇帝曾向其求问长生之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