升降浮沉

本文属《本草纲目》第一卷 序列  

李杲说:药有升降浮沉化,生长收藏成,以配四时,春升夏浮,秋收冬藏,土居中化。是以味薄者升而生,气薄者降而收,气厚者浮而长,味厚者沉而藏,气味平者化而成。但言补之以辛、甘、温、热及气味之薄者,即助春夏之升浮,便是泻秋冬收藏之药也。在人之身,肝心是矣。但言补之以酸、苦、咸、寒及气味之厚者,即助秋冬之降沉,便是泻春夏生长之药也。在人之身,肺肾是矣。淡味之药,渗即为升,泄即为降,佐使诸药者也。用药者,循此则生,逆此则死,纵令不死,亦危围矣。王好古曰:升而使之降,须知抑也;沉而使之浮,须知载也。辛散也,而行之也横;甘缓也,而行之也上;苦泄也,而行之也下;酸收也,其,睦缩;咸软也,其性舒,其不同如此。鼓掌成声,沃火成沸,二物相合,象在其间矣。五味相制,四气相和,其变可轻用哉。本草不言淡味、凉气,亦缺文也。

味薄者升:甘平、辛平、辛微温、微苦平之药是也。

气薄者降:甘寒、甘凉、甘淡寒凉、酸温、酸平、咸平之药是也。

气厚者浮:甘热、辛热之药是也。味厚者沉:苦寒、咸寒之药是也。气味平者,兼四气四味:甘平、甘温、甘凉、甘辛平、甘微苦平之药是也。

李时珍说:酸咸无升,甘辛无降,寒无浮,热无沉,其性然也。而升者引之以咸寒,则沉而直达下焦;沉者引之以酒,则浮而上至巅顶。此非窥天地之奥而达造化之权者,不能至此。一物之中,有根升梢降,生升熟降,是升降在物亦在人也。